• 舞台剧

    2010-02-04 | Tag:是但噏 骗局

    某日,我行走于康王北路。由于人行道正在更换地砖,我唯有走在单车道上。突然间,在我旁边的一辆自行车上的男人“哎呀”一声,把我也吓了一跳。什么事呢?原来在我之前已经有辆经过的自行车“不小心”丢了一叠钱。这位Mr“哎呀”一下子跳下车来就把钱捡起来了,我看了一眼,心里想:又这招?!在这里康王北路、西华路、东风西路的金三角地带我已经遇上第三次了。于是我没有理他,继续走我的路。可能Mr“哎呀”见我没有理他,就主动把自行车驶过我身边,低声同我嘀咕:“别出声了……他丢了钱……我们分了……”我真懒的理他,因为我知道剧情如何进行下去(我都遇了第三次了,当导演都可以了,不过我知道如何破坏这台舞台剧,嘿嘿)。果然,如我心中所料,前面的黑衣男子果然“发现”自己丢了钱,就掉转车头回来找。快经过我和Mr“哎呀”的时候,那位Mr“哎呀”还真煞有其事的样子“紧张”起来。我心里偷笑:你有你的剧本,但现在我是导演,我要你怎么演你就怎么演!

    于是我跟那位黑衣男子说:“喂,你系唔系跌左钱啊?距执左啊”(喂,你是不是丢了钱?他捡了。)那位黑衣男子万万想不到我会跟他说出这样诚实的话来,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我,就对那位Mr“哎呀”说:“哦?你执左啊,甘你比翻我啦”(哦?你捡了,那你还给我啦。)而在我旁边的Mr“哎呀”跟那位黑衣男子面面相觑,在他们的剧本里面根本没有这一幕,也不知道如何对台词,唯有:“哦”的一声。哇,这两位演技差到根本不能上大场面。我马上疾步走人,也不知道这两位狗急跳墙会对我怎样,起码我走人他们也不知道该干嘛。走的时候也不忘为这两位演技很差的演员致敬。

  • 歌曲点击这里收听。

    http://pic.top100.cn/SpecialImg/11/middle_special_100923.jpg

    歌词:
    眾搭客結集在列車艙 一個個對坐 有部份渾沌睡眼空晃晃 部份用辦法自娛埋藏
    卻永遠發現著電話幫 三個至四個 坐附近 利用電話跟死黨 漠視著大眾高聲傾講
    股海怎麼翻波 親戚怎麼囉唆
    張添福朱小冰相戀的經過 資料相當清楚 不想聽都不可 心中開始起火
    叔公身家幾多 師姐專攻商科 擠迫車廂中私隱集體廣播 不需解釋清楚 不想知這麼多 只想專心聽歌
    縱正向對著望露兇光 他也懶理我 似附近是二萬呎的空房 自在又愉快的講講講
    股海怎麼翻波 親戚怎麼囉唆
    張添福朱小冰相戀的經過 資料相當清楚 不想聽都不可 心中開始起火
    叔公身家幾多 師姐專攻商科 擠迫車廂中私隱集體廣播 不需解釋清楚 不想知這麼多 只想專心聽歌
    遠至世界大事亦不須 於這裡散播 更莫論雜項事情沒有痛癢 歸家收起再講可不可
    出身怎麼坎坷 想生位金叵羅
    張添福朱小冰分手的經過 資料相當清楚 不想聽都不可 心中開始起火
    車廂的CONFERENCE CALL
    即使可泣可歌 走開一點好嗎讓空間給我
    不需解釋清楚 不想知這麼多 只想專心聽歌

    歌曲讲解的是在密闭公共空间(例如公车,地铁,电梯,餐厅等)里面的某些人肆无忌惮地将自己的私隐公布给别人听。然而公布者不论聆听者是否愿意接收,也不论公开内容涉及的各人是否愿意公开,反正就自我满足地公开。这样对于被受纳方来说是一种折磨。而另一种就是播歌,播放者不论场合时间和人物,仅仅以自己喜好来播放。曾经报道过有一人由于极度喜爱陈奕迅和苦荣合唱的《孤儿仔》,竟在自己家里用高音喇叭反复播放了数年之多!这样对于附近周边的居民来讲无论歌曲旋律有多么的好也是一种折磨。很多年前我曾经说过一句话:“声音对于一些人来讲可能只是声音甚至噪音,但对于某一些人来讲也可能是音乐。”音乐与噪音也只是一线之差。更有甚者在地铁玩PSP,不插耳机,没有静音,玩一些打斗激烈的游戏,这个当然会发出声响。这个显然就是噪音的污染,更多的是PSP拥有者想告诉身边的人:我有部PSP可以在地铁玩,你有没有?PSP你今日玩左未?OK,你威你型得未?插上耳机音质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