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败类

    2008-11-07 | Tag:是但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notherness-logs/31083347.html

    子问:败类何样?夫子答曰:看图。

    关于尼件事,我唔再多作报道(网上大把),“北京派落来的”的官就系有头有面,就系有权有势。钱系可以解决一切的。尼条友一睇就知道系金鱼佬啦,可怜个个妹妹仔,童年阴影肯定有的,而且得罪了SZ市长一样大的官,系SZ肯定住唔落去的了,民告官唔系无,胜算唔大咯。而且你告的系一个GCD员的官,边个律师敢帮你打呢?最终SZ警方话他无罪:林生身高1米79,体重103公斤,陈小朋友能够挣脱林生双手而离开,足以证明林生当时并无用力对陈小朋友做过D乜。当时公安局局长讲也个阵对眼游离得好犀利,证明他自己都心虚。阿林生当时饮大左啊,饮大左的人有几大力呢?大家都知道,而且各位可以分析一下,阿林生1米79,陈小朋友最多1米1、2左右,阿林生如果要叉颈,他必定要弯低腰,但林生个肚腩甘大,弯低腰会顶住的,所以一个饮醉酒的肥佬要叉一个妹妹仔的颈,个妹妹仔要挣脱开来的困难应该唔大。手放在颈肩部位唔算咸猪手?你试下出街求其稳条靓女,将你只手摆落人地颈肩部位,睇下人地咩反应。不过,官字两把口,而且公安局同海事局都系GCD的,同GCD斗?当年日本仔侵华都能够打赢,更何况你一个平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