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岸决赛第二场岩岩打完,一场比赛,比出两个英雄。

    魔兽侯活作为重点看护对象,今场表现并唔突出,相反土耳其人陶告鲁发挥异常出色,心理承受能力极强。系比赛尾段发挥稳定,更加系最后13秒钟控球,将时间耗到剩翻1秒的时候起手命中2分。

    可惜的系,对手系大帝勒邦詹士,最后时刻仅有1秒,离三分线外一步跳起命中3分,骑士绝杀魔术。最后时刻陶告鲁未能防死詹士,但唔可以讲“成也陶告鲁,败也陶告鲁”。他已经尽力,失左身位的同时已经第一时间补翻,詹士最后时刻的起手,睇翻慢镜,基本防无可防,抛物线高到无仑。

    魔术输左惟有认命,客场偷鸡赢左一场已经万幸。

  • 东岸决赛首场,魔术作客骑士。骑士尼铺唔单止主场输波,仲要比人破左季后赛八连胜金身,最惨的系,比侯活锄爆埋个钟!蚀底啊。

    都好似差唔多十几年无听过有人搞坏球场上的设施了。记忆当中就只系岩岩出道的奥尼尔,首个赛季就锄烂三块篮板。最记得有一幕:奥尼尔锄樽,然后就马上睇到个篮板开始反白,裂开,最后报废。仲有一次,篮板无锄烂,但篮球架比奥尼尔锄完之后,慢慢垂低,最后也都要换了。此后,NBA官方加强篮球架以及篮筐的强度,好多年都无见过人再锄烂板了。

    今次虽然只系锄到个24秒计时器马上训低,但足以睇出侯活入樽的威力,每每都极具爆发力。睇翻侯活整烂也之后,成个细路甘一脸无辜:(几Q,果然系大细路,哦,系特大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