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物A:西排认识的,个日系系西排HEA左一个下午,受益的就系食左一个菠萝批同埋识左请我食尼个批的人。他好吹得(注:系我的字典“吹”既系褒义也可以系贬义,尼度特指褒义)。同我吹完咖啡,同我吹互联网,吹移动联通,吹左一个下午。据说此人系佛教徒,一个佛教徒对非佛教徒讲佛其实系好痛苦的一件事,当然如果非佛教徒有兴趣的话除外。但如果他唔知道我对佛有无兴趣的情况下,他系唔会同我讲佛的,甘都好。因为对于佛,我了解得太少了。但后来得知尼条友几乎日日都来西排HEA(当然目标唔系我),有D烦,我都有D怕怕,因为同他吹水唔系问题,但如果长时间吹都系痛苦的。

    人物B:网上认识的小妹妹,小到点?我读书她都未出世。不过我好欣赏她影的相,她系个摄影达人,强烈的胶片控和便利店控。系个有性格的后80后,小圈子内算个小有名气的红人。

    人物C:此女子比较神经,不过都是为了生计。她点认识我的呢?通过打电话到我办公室,稳负责打印机的人,我主任就话:你稳马工了。甘样我同她通过几次电话,每次都系她打过来,每次都想问我打印机需不需要修理,因为她系惠普打印机特约维修的。但问题系我办公室的打印机都无坏,点可以帮你做生意呢?后来因为不好意思成日用稳生意尼个借口,就改用同我套近乎的策略,又话她自己住系我公司附近,得闲稳我出来饮也,问题系识你甘耐都无帮衬过你,我点敢饮你杯也呢?出左来就算AA我都要晒钱同你饮杯也。算吧啦,都系等我办公室有打印机坏先叫你来正正经经做生意啦。

    人物D:某杂志社业务员,同样系女子。首先声明此类杂志社为非媒体类杂志社,仅仅系国家政策的庇护下而成长起来的杂志社。国家政策规定晋级中级或高级职称的人员必须要在有正式出版刊号的杂志发表过一篇或两篇论文作为硬件规定,这样一个杂志产业就因此产生,此类杂志几乎无须发行,也无须对公众负责,仅仅作为系晋级职称的材料之一。每年要晋级职称的人员数以十万计,发表文章占位费数百至一千不等,如果包写包发表的话更加以2500为起点收费,你话此类杂志社每年收入系几甘可观。讲翻尼个女人,她系网上见到我已经获得中级职称(尼类评职称需要网上公示7日),再过三年就可以晋级高级职称,我觉得她会在这三年内不断骚扰我,因为中级晋升高级需要发表两篇或以上的论文。她经常用座机打比我,以致我根本唔知道她系边个,而她一开口就会好似同你好熟甘:系度做紧咩啊?我就会话:唔好意思,请问你系边个……有次我系海口出差她又打过来,来电又系座机,后来我话:唔好意思我唔系广州,我好忙。然后就cut线。大佬我漫游紧嘎,边有甘多话费同你吹水啊。其实我一直对尼个黑暗产业的不屑,但又很无奈地需要接受尼个现实,我成日想压他们的价,2500实在太贵,我成日同她讲500包写包发表得唔得,她肯定话唔得啦,所以我话:而家有好多家杂志社稳我,我唔知行情如何,等我稳到个合理的最低价先来稳你啦。但她仍然不断骚扰我,后来我用尼个理由来拒绝左她:我虽然过左中级,但我单位无中级的岗位聘我,我而家仲系初级职称,尼段时期我发表咩文章都无用!

    上述四人唯独人物B属于好倾之类,人物A尚可,除了多水吹之外,至于人物C及D,就真正属于骚扰类了。哎,我都唔知道自己系咩也的气场,会吸引D甘的人埋我身的?

  • 晨早起身清新开朗……今日冻左好多,自然就应该饮杯好靓的热咖啡暖肚啦。尼两杯甘靓的Cappuccino唔使讲都知道边个做啦。自从买左副新架撑,我地饮Esspresso,Cappuccino都变得好易。新的摩卡壶同手动打奶泡器系肥猪的新玩具。当然美酒需要靓的容器来装,同样咖啡都系甘。上面展示的一肥一瘦两个玻璃杯,则系琴晚新鲜滚热辣翻到的。丹麦名牌Bodum双层玻璃杯,特点系双层,装热饮唔辣手;透明,一目了然。

    将用摩卡壶做好的Esspresso倒入,然后再将打好的奶泡倒入,层次分明,变成非常好饮的Cappuccino。奶泡“杰”到最后倒都倒唔出来。正!

    杯的原貌: